掐表

杂食动物

【meanplan】他有钥匙

-rps预警


0

日本京都前山公园持延寺里有一口大钟,传闻钟声会与人对话。

Plan去的时候正值日本新年快要结束,所以人烟不多,他的母亲正坐在寺庙庭院里喝茶,姐姐在四处拍照,他一个人走到那口大钟面前摆弄相机。Plan知道此处住着遥远神明,不宜多拜,因为信念并非轻而易举,愿望也存在讨要与施还。

冷冷松树,他有些无聊,一边女孩双手合十,轻轻摇晃钟杵。那钟声忽然顺着身体血脉攀爬,Plan下意识闭上眼睛,合起手掌。他没有许下心愿,心底一片空白,一直等到最后的尾音消失时候,他才睁开眼睛。


Plan睁开眼睛,喧哗声撞破那个庭院,场景变得真实起来。他看到台上站着...

【tincan】慢性恋爱、男朋友和十个吻

-终于排除了所有mg词

-tc不足,自行产小短糖


1  球衣衬衣

已经过去20分钟,连good都说完了三个句子,衣服也换完。连队长诱惑说烤串吃不吃要吃赶紧换衣服跟我,走字还没说出口,队长忽然在听觉视觉中消失,留下刚解开扣子的can,转头看到斜靠门口的男朋友。

男朋友今天难得没有系领带,解了两颗扣子,他眼神里还没完全离开的警告让can知道了队长忽然消失的原因,但他下一个瞬间看向自己的时候,温柔又从门口延伸到can的身上,让can产生有一种不他想继续脱衣服的感觉。

“额tin,老子换个衣服,你出去一下!”

于是tin走进来了,他的衬衫近乎透明,似乎是刚从哪里运动回来,袖口...

单片鸦

-曹斌x黄毛

-严格来说无配对【捂脸

-不属于我/想象属于我


程勇几千万的厂子最后才卖了八百万,垫付了三百多万药费,留了一部分给他儿子,罚款是罚了一些,还有车费、房租、贷款、外债,杂七杂八还了剩下了十几万。曹斌到手的时候才七万多,他自己填了一点,凑到十万多,去太平间领了黄毛,往闵行区区级殡仪馆送了。光排队排了三天,轮到火化的时候没赶上好日子,雨季刚开始,愁天愁地的。

送铲子的那位师傅问,今天倒是空,烧伐啦,曹斌往草里吐痰,说了句烧。

苍黑的烟飞了两三米就没了,连死都比别人飘得短。曹斌抽了几根烟,算是借借力。

殡仪馆今天只摆一桌豆腐饭,曹斌自己掏了点钱给门口哭丧的,找了个位...

零食关系 【昕博】 AU

-所以我第八部分到底是哪里戳到mg词了妈卖批

-终于从见到博儿以后缓过来的我写一个文力又很差的小甜饼

-你们知道吗方博是宇宙最可爱的人啊!【呐喊


舌苔上布满了椒盐和来自椒盐意外的固执回味,被一瓶乌龙茶见底涌入喉,稍微缓解了些。

方博右手上沾满了原味薯片的碎屑,然后随手又拆了一包辣条,他从透明的塑料包装里拎出来一根,送到前方慢慢吞下,这才想起往一旁纸巾上擦了擦,甚至懒得从纸巾盒里抽出它。

鼠标上终于还是印上了方博的清晰指纹,在食指的按动下咔咔作响,电脑屏幕上红黄蓝绿的虚拟人物动作绚丽流畅,映射在方博睡眠不足的眼球里,使得它们像个低像素的显示器。


前几天是...

去日苦多 【昕博】【道士x苦瓜精】【AU】 下

去日苦多 下


肖妇回来的时候手上拎了一鸡一鸭好生艰难,喊了几声自家老伴的名字,却没人回应,又喊了道士一声,却听见应答声的源头是菜园。捆了鸡鸭过去看他,只见道士紧贴着那墙神神叨叨的。肖妇叹了口气,还是打算回去煮鸡汤给这孩子补补脑。


许昕手里拿着根黄瓜啃着,眼睛却一离不离那根苦瓜,心下盘算了许久,还是没想明白到底是怎么个门道。墙上文字颜色又深了些,像是随时要滴下墨儿来了。许昕记忆力很好,他记得昨天最中间那个方子头上一点往左对的是一个十字,现在忽然对上了一个甫子。他蹲下来捡了树支画了几笔,又添了三画。

“方…….博?”他自言自语地说道,而那个苦瓜却肉眼可...

去日苦多 【昕博】【道士x苦瓜精】【AU】 上

去日苦多 上

又名:今天许道长吃到苦瓜了吗


-放假了耶

-你没看错 就是苦瓜精

-我没病 我只是脑洞大

-上下速完


逐渐九月末,肖家屯村长肖战和往常一样泡了一壶粗茶,取了自己婆娘备的一扎馒头,准备去自家菜地例行查看。布鞋还未迈出去,又匆匆折回来够了忘在桌子上的烟斗,嘴边还和夫人讨了几句乐。夫人手上攥着破了的衣服正熟练缝补着,这边还跟这光头老伴耍嘴皮,心里恨笑,嘴上还不忘嘱咐。

“赶紧去!早点回来咯!“

“好好好。”

“顺便摘点豆芽回来!”夫人又唠叨。

这边还没得到应付,那边就忽然叫起来。

“哎哟我的妈诶,吓死老子咯!”

顺带吓......

五次许昕阻止方博直播,一次成功了 【昕博】

-迟到的中秋甜饼呢 


再次从地上捡起球的时候,许昕累得直喘气,等到回到球台前面的时候,他已经调整好了呼吸,硬是咽下了鼻腔里那口气。球桌对面的周雨一心二用,这小伙儿发着球呢还说了句。

“博哥今晚8点多又要直播了哈哈,你小心他又满嘴跑火车。“

这边一个球直接回到周雨脑门上,许昕心下一骂,暗叫不好,叫完又一乐,冷得对面周雨下个球又没发好,惹得教练上前就是一背击。


毛巾在许昕的脑袋里滚了几圈,他收拾了下用具,跟旁边眼看着要走的周雨借了个手机,周雨也没看他,正顾着和边上的队员聊天。

“喂?你在哪儿呢?“许昕问,屏幕上闪过了一个博哥的称号。

对面那人心里想着...

二十四 【昕博】

-明明在撸ALA为什么撸起了昕博

-因为今天过得也很甜

-小短两小时速写【。


二十四 


一、2点16分

    像一记急切的反手,许昕从床上猛地坐起来,手向前记忆性的一挥,带飞了一边正在充电的手机。手机在黑暗里从隐约到消失在床尾,磕了一下点亮了有23条未读信息的屏幕。重力带去手机的同时也按下了许昕。他靠了一声躺回床上,并没有理会手机。空调冷风照常,薄被上有股麻小和啤酒的奇妙气息,那是他还没消化的夜宵味道。许昕没来由打了一个嗝,眯了眼健在闹钟的时分针,就着梦里的比赛重新入睡了。


二、3点10分

方博的室友终于醒了,他保持...

La vie en France.


来法国快两个月,跟当初在厦门读书的感觉确实有点不同

© 掐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