掐表

杂食动物

单片鸦

-曹斌x黄毛

-严格来说无配对【捂脸

-不属于我/想象属于我


程勇几千万的厂子最后才卖了八百万,垫付了三百多万药费,留了一部分给他儿子,罚款是罚了一些,还有车费、房租、贷款、外债,杂七杂八还了剩下了十几万。曹斌到手的时候才七万多,他自己填了一点,凑到十万多,去太平间领了黄毛,往闵行区区级殡仪馆送了。光排队排了三天,轮到火化的时候没赶上好日子,雨季刚开始,愁天愁地的。

送铲子的那位师傅问,今天倒是空,烧伐啦,曹斌往草里吐痰,说了句烧。

苍黑的烟飞了两三米就没了,连死都比别人飘得短。曹斌抽了几根烟,算是借借力。

殡仪馆今天只摆一桌豆腐饭,曹斌自己掏了点钱给门口哭丧的,找了个位...

零食关系 【昕博】 AU

-所以我第八部分到底是哪里戳到mg词了妈卖批

-终于从见到博儿以后缓过来的我写一个文力又很差的小甜饼

-你们知道吗方博是宇宙最可爱的人啊!【呐喊


舌苔上布满了椒盐和来自椒盐意外的固执回味,被一瓶乌龙茶见底涌入喉,稍微缓解了些。

方博右手上沾满了原味薯片的碎屑,然后随手又拆了一包辣条,他从透明的塑料包装里拎出来一根,送到前方慢慢吞下,这才想起往一旁纸巾上擦了擦,甚至懒得从纸巾盒里抽出它。

鼠标上终于还是印上了方博的清晰指纹,在食指的按动下咔咔作响,电脑屏幕上红黄蓝绿的虚拟人物动作绚丽流畅,映射在方博睡眠不足的眼球里,使得它们像个低像素的显示器。


前几天是...

【獒龙/昕博】君子不由 上

超棒!!

科大爷的人你们也敢动:

-龙崽生日快乐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

村里所有的电视机都播过嫁入豪门的电视剧。

只有张继科一个人把理论与实践结合了。


2

惊蛰令,天初霁,去年今日雨。他的头发和衣服各湿一半。工地里人声嘈杂,饭点把男人们身上的汗臭凑在一起,又塞进一个帐篷里。

没人敢不给他留饭菜,哪怕他是最后一个进来的,但张继科没有插队的习惯。

马龙的车开进来的时候没有人注意到。大家各自聊着天,方博坐在张继科旁边偶尔跟他侃两句。没人把中央五台转去看新闻联播。

“科哥,有人...

去日苦多 【昕博】【道士x苦瓜精】【AU】 下

去日苦多 下


肖妇回来的时候手上拎了一鸡一鸭好生艰难,喊了几声自家老伴的名字,却没人回应,又喊了道士一声,却听见应答声的源头是菜园。捆了鸡鸭过去看他,只见道士紧贴着那墙神神叨叨的。肖妇叹了口气,还是打算回去煮鸡汤给这孩子补补脑。


许昕手里拿着根黄瓜啃着,眼睛却一离不离那根苦瓜,心下盘算了许久,还是没想明白到底是怎么个门道。墙上文字颜色又深了些,像是随时要滴下墨儿来了。许昕记忆力很好,他记得昨天最中间那个方子头上一点往左对的是一个十字,现在忽然对上了一个甫子。他蹲下来捡了树支画了几笔,又添了三画。

“方…….博?”他自言自语地说道,而那个苦瓜却肉眼可

去日苦多 【昕博】【道士x苦瓜精】【AU】 上

去日苦多 上

又名:今天许道长吃到苦瓜了吗


-放假了耶

-你没看错 就是苦瓜精

-我没病 我只是脑洞大

-上下速完


逐渐九月末,肖家屯村长肖战和往常一样泡了一壶粗茶,取了自己婆娘备的一扎馒头,准备去自家菜地例行查看。布鞋还未迈出去,又匆匆折回来够了忘在桌子上的烟斗,嘴边还和夫人讨了几句乐。夫人手上攥着破了的衣服正熟练缝补着,这边还跟这光头老伴耍嘴皮,心里恨笑,嘴上还不忘嘱咐。

“赶紧去!早点回来咯!“

“好好好。”

“顺便摘点豆芽回来!”夫人又唠叨。

这边还没得到应付,那边就忽然叫起来。

“哎哟我的妈诶,吓死老子咯!”

顺带吓......

五次许昕阻止方博直播,一次成功了 【昕博】

-迟到的中秋甜饼呢 


再次从地上捡起球的时候,许昕累得直喘气,等到回到球台前面的时候,他已经调整好了呼吸,硬是咽下了鼻腔里那口气。球桌对面的周雨一心二用,这小伙儿发着球呢还说了句。

“博哥今晚8点多又要直播了哈哈,你小心他又满嘴跑火车。“

这边一个球直接回到周雨脑门上,许昕心下一骂,暗叫不好,叫完又一乐,冷得对面周雨下个球又没发好,惹得教练上前就是一背击。


毛巾在许昕的脑袋里滚了几圈,他收拾了下用具,跟旁边眼看着要走的周雨借了个手机,周雨也没看他,正顾着和边上的队员聊天。

“喂?你在哪儿呢?“许昕问,屏幕上闪过了一个博哥的称号。

对面那人心里想着...

二十四 【昕博】

-明明在撸ALA为什么撸起了昕博

-因为今天过得也很甜

-小短两小时速写【。


二十四 


一、2点16分

    像一记急切的反手,许昕从床上猛地坐起来,手向前记忆性的一挥,带飞了一边正在充电的手机。手机在黑暗里从隐约到消失在床尾,磕了一下点亮了有23条未读信息的屏幕。重力带去手机的同时也按下了许昕。他靠了一声躺回床上,并没有理会手机。空调冷风照常,薄被上有股麻小和啤酒的奇妙气息,那是他还没消化的夜宵味道。许昕没来由打了一个嗝,眯了眼健在闹钟的时分针,就着梦里的比赛重新入睡了。


二、3点10分

方博的室友终于醒了,他保持...

La vie en France.


来法国快两个月,跟当初在厦门读书的感觉确实有点不同

© 掐表 | Powered by LOFTER